顺达负责人

一年只能看三天的东山魁夷隔扇画正式开放,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首度回乡展出
2019-12-17 10:27:40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收藏(0) 赞(0)


  “对于中国人来讲,鉴真和尚家喻户晓,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东山魁夷也是从小时候名字就深深印在脑子里的日本艺术家。”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还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东山魁夷来中国画这些画时,在国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当时他和许多热爱艺术的年轻人一样,对这些隔扇画心向往之,却一直无缘得见……


  乘着东海的巨浪,这批隔扇画终于和唐招提寺其他文物一起来到上海,正式与中国观众见面。“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12月16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展览将首次向中国观众展示唐招提寺珍藏的5组与鉴真生平活动有关的文物,以及日本著名画家东山魁夷(1908—1999)为寺中供奉“鉴真和尚像”的御影堂绘制的68面隔扇画,勾勒出鉴真与日本文化交流的不解之缘。“鉴真象征着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渊源,这种友谊合作就像东山魁夷的画里面所表现的,山高水长,绵绵不绝。”杨志刚说。

  鉴真带去舍利首次回乡展出

  唐招提寺位于日本奈良市,由东渡日本、弘扬佛法的中国唐代高僧鉴真(688—763)兴建,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本寺院。这座具有中国盛唐风格的建筑物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此次展览以唐招提寺为时空背景,内容共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遥凌沧海”遴选唐招提寺珍藏的5组与鉴真相关的文物,包括日本孝谦天皇(749—758在位)仿王羲之笔意所题的“唐招提寺”敕额,为供奉鉴真东渡带去舍利的“金龟舍利塔”,描绘鉴真弘扬佛法、壮烈人生的《东征传绘卷》,宋刻本与和刻本的佛教典籍《一切经》,以及日本室町时代(15世纪)的设色画轴“鉴真和尚画像”。

15世纪鉴真和尚像

  其中,敕额中的“唐招提寺”四字为竖排双钩体,刻于木制匾额上。据寺院文献记载,此匾为唐招提寺初建之时孝谦天皇题写,挂在讲堂或者中门之上,以行书书写,字体纤细,略有王羲之的风格。“金龟舍利塔”是为供奉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而铸造的容器。舍利塔为铜铸鎏金,塔顶屋檐等各部分均按照宝塔的建筑结构制造,塔身采用透雕工艺刻画了藤蔓花纹(日本称作“唐草纹”),透过花纹可以看到存放舍利的唐代琉璃瓶(展览所示琉璃瓶为复制品),瓶中存放着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此番是首度回到故乡展出。

“金龟舍利塔”是为供奉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而铸造的容器。舍利塔为铜铸鎏金,塔顶屋檐等各部分均按照宝塔的建筑结构制造,塔身采用透雕工艺刻画了藤蔓花纹(日本称作“唐草纹”),透过花纹可以看到存放舍利的唐代琉璃瓶(展览所示琉璃瓶为复制品),瓶中存放着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此番是首度回到故乡展出。

  《东征传绘卷》绘于1298年(永仁六年,日本镰仓时代),作品描绘了鉴真从出家到东渡日本建立唐招提寺的辉煌一生。大部分故事情节根据日本奈良时代(710—794)著名学者淡海三船(722—785)编写的《唐大和上东征传》绘制,1298年由唐招提寺的下属寺院,地处镰仓(今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市)的极乐寺僧人忍性(1270—1303)负责规划制作,进贡给唐招提寺。作品由镰仓的画工六郎兵卫莲行绘制,书法大家藤原宣方等人分别书写叙文。当时共有十二卷,十五世纪后期已经演变成五卷的形式。此次将展出两卷,展期内将经历一次换展,其中卷二展出时间为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1月12日,卷五展出时间为2020年1月14日至2月16日。

  展览第二部分“情景交融”,展出了东山魁夷受邀为唐招提寺御影堂绘制的68面隔扇画。隔扇画是日本室内隔断空间的拉门或墙壁,通常以绘画为题材,是日本传统的一种室内建筑美术作品。从1971年起,东山魁夷为创作这些极富历史意义的隔扇画,研究鉴真的生平与唐招提寺历史,遍访日本的名山海景,于1975年5月完成了《山云》和《涛声》。他三次游历中国的自然名胜,吸取中日古代绘画艺术的精髓,将其胸中的情与景完美地交融在画作中,于1980年2月完成了《扬州熏风》、《桂林月宵》和《黄山晓云》,最后在坐龛内部绘制成《瑞光》。这些史诗般的巨制从构思到完成历时十年之久,追溯了中日文化交流的渊源。展览以御影堂建筑为本体,按照原来的格局设计展厅,基本复原了隔扇画的室内场景,将情与景交融在御影堂中,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受完整的艺术空间。

  此外,展览还展示了唐招提寺收藏的书法家赵朴初的两幅书法作品,以纪念其在上世纪80年代积极促成唐招提寺鉴真和尚像回归故里的善举。

  《东征传绘卷》刚修复过

  这次亮相的东山魁夷隔扇画、金龟舍利塔等都是唐招提寺重要文物,一般不出寺门,它们能来上海展览非常难得。奈良博物馆馆长松本伸之介绍,日本对“重要文化财”有严格的展出规定,根据材质来判断,比较容易损坏的如纸张展出时间比较短,金属展出的时间相对较长。通常纸质文物比较脆弱,不太可能去海外展陈,就在这两年,由日本国家出资对《东征传绘卷》进行了修复工作,修复后状态比较好,才得以来上博亮相。

《东征传绘卷》绘于1298年(永仁六年,日本镰仓时代),作品描绘了鉴真从出家到东渡日本建立唐招提寺的辉煌一生。图为《东征传绘卷》第二卷第三段部分:鉴真下榻阿育王寺。

  以奈良为中心的寺庙文化的保护和开发利用是奈良博物馆的使命之一,唐招提寺和博物馆有友好的交流关系。唐招提寺的文物会拿到奈良博物馆寄存修复、举办展览等,奈良博物馆也会指导唐招提寺的文物保护工作。比如此次《东征传绘卷》的修复就在奈良博物馆进行。虽然实际担任修复工作的是修复公司,但他们在奈良博物馆里面有工作室,奈良博物馆也提出了很多指导意见。“在日本,修复人员都有自己的公司,博物馆会对怎么修给予指导,但博物馆没有专门修复的人员,只有保存修复指导官。”

  出于文物保护的目的,东山魁夷的隔扇画只在每年6月5、6、7日三天对外开放。参观不用预约,观众需要排队,采取限流,确保安全。松本伸之表示,此次上博展出的陈列方式,和唐招提寺排队观展的展线非常接近。“当然无法做到完全一样,如果大家看了觉得非常好,以后可以再去原地看一看。”

  在展览开幕前,律宗管长、总本山唐招提寺第八十八世长老西山明彦在展厅里办了一场特别的仪式。“希望这次展览再度架起中日之间的彩虹之桥。”西山明彦介绍,这些隔扇画是东山魁夷从63岁到73岁,花了整整10年绘制完成的,可以说是他画作中的巨制。“御影堂以日本江户时代的建筑为稿本,隔扇画是建筑的一部分。在东山魁夷作画时,我还是20岁的小伙子,他曾说这些拉门在使用时,如果发现问题,他会再来修复。可惜的是,他已经去世了,再也没有办法修了。我们今天要好好保存这些隔扇画。”此次展出的其他文物平时存放在唐招提寺专门仓库里面,有需要时才会拿出来。唐招提寺修缮工作预计于2022年3月完成。

  东山魁夷纪念一般财团法人、理事长尾崎正明对于东山魁夷画作亮相此次展览感到荣幸。“从准备创作到把画作奉献给御影堂,对他来说也是画业中一次巨大的突破和飞跃。他把创作当成一次责任,为之倾尽心血,能够亮相此次展览,也让东山魁夷为这些画作付出的艰辛得到回报。希望中国观众可以理解他的作品,有共鸣。”

  用展览促进中日民心相通

  上海博物馆和奈良国立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姊妹馆,经常有人员交流、展览交流等。“当我听到唐招提寺和日本经济新闻社想把这些文物拿到中国来展出时,我想除了上博没有更好选择了,所以应长老邀请写信给上博,希望上博能打造一个独特的展览,今天终于得以实现。”松本伸之提到,最近三国志展览在日本很火。日本观众对中国文物不管是否熟悉,但都了解古代日本文化是从中国传来的,他们知道唐代文化传到日本后,日本人再仿造唐代的东西。“唐招提寺在奈良是一座著名寺院,最近也有很多中国观众,作为和鉴真有着不解之缘的寺院,一直受到日本和中国人民的爱戴。日本不少博物馆都希望能让日本文物来中国展出,但文物到海外展出,有展出期限限制以及场地、资金等问题,还有许多困难需要解决。”

  2016年,上海博物馆举办过“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珍宝展”,杨志刚认为,此次唐招提寺展览是醍醐寺展览的续篇。此次展览的举办正值唐招提寺全面修整之际,该寺特将珍藏的5组11件珍贵文物和极少与公众见面的68面隔扇画聚集一堂展览,作为中日友好的见证介绍给中国观众。展品的年代从八世纪到二十世纪,横跨1200年的历程,见证了中日文化交流悠长的历史,宛如一道道绚丽的彩虹遥凌沧海。“2019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日文化交流协定缔结40周年,上海博物馆以此次展览献给古往今来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贡献的先贤先学,续写中日两国的友好篇章。”

  本次展览由上海博物馆与律宗总本山唐招提寺、东山魁夷纪念一般财团法人和日本经济新闻社联合主办,奈良国立博物馆提供学术协助。展览至2020年2月16日结束。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顺达负责人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ittdeu.cn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ttdeu.cn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